某月某

黑塔利亚~全员厨主王耀,博爱党主极东有点雷露中米菊

给山楂桑的生贺(≧▽≦)
祝你每天开开心心,阖家欢乐,学业有成(≧▽≦)
一幅渣画献上,又名间接性接吻【滑稽】【话说这么艾特别人啊。。。】

看见空间上大大们的社息菊传图,自己也忍不住画了一只(≧▽≦)
虽然画得依旧渣渣・゜・(ノД`)

感觉自己好久都没有画画了。。。。
一如既往地渣Ծ ̮ Ծ

初二画成这样,我是不是没救了(´°̥̥̥̥̥̥̥̥∀°̥̥̥̥̥̥̥`)

唔。。。。。突如其来的脑洞,大概就是阿耀来日本游玩,阿菊帮忙介绍日本景点,然后阿耀只顾吃东西的小漫画【?】
画渣出没请注意!
【希望可以发出去】

今天的画Ծ ̮ Ծ 
【啊啊啊我被大佬夸进步了(´°̥̥̥̥̥̥̥̥∀°̥̥̥̥̥̥̥`)高兴到炸】

突如其来的脑洞。。。 
【比例崩坏,脸部扭曲,手握不住杯子什么的不要在意啦_(:з」∠)_】 
画渣出没请注意Ծ ̮ Ծ

阿菊版爱丽丝(≧▽≦)
画不出他的万分之一的可爱Ծ ̮ Ծ

南极考察

*文渣出没请注意

*国设请注意(但此文并无特别体现,不影响阅读)

*攻受无差,极东略为隐晦,耀无口癖

*此篇为本人第一篇aph相关文,可能有ooc,请大家多多指教。

      南极, 是全球最冷的地方,终年严寒,为冰雪覆盖。放眼望去是一片晃眼的白色,是蔚蓝大海一般的广阔无垠。若是幸运,你会遇上南极独有的天空与白雪相映衬的美景,那时天空的万里无云,一碧万顷,与白雪的银光素裹,鹅毛遍地以一条银白色的界线相分隔,互不渲染,互不干涉,两者都似被仙女的圣水所洗礼般纯洁无瑕。清风徐徐,蓝白分明,即使平日里再烦躁的人,看到这样的景象,心中也会有一丝清静。若是不幸,你会遇上南极常有的暴风雪,那时风雪是镇守边疆的战士,他们身披戎装,坐上战骑,手持长矛向你席卷而来,他们攻击你,击败你,摧毁你,在你脸上划过道道伤痕,在你手上结成层层冰霜,让你咬牙切齿而倒地不起,不知多少冒险者的生命之花在此凋零。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几位身份尊贵,气质不凡的“人物”汇集于此商论,这几位重要的人物便是这世间罪不可理解最不可思议的存在——国家意识体。

    因一向以英雄自称极其热爱冒险的超级大国的邀请,又因各国也急切希望南极考察站的考察有所成效,各国上司派遣其意识体去南极以鼓舞在南极奋苦劳作的工作人员。各国意识体自然愿意前往这美丽神秘的“冰雪高原”,但长期生活在暖温带的他们很明显低估了南极的平均温度——哦,除了伊万·布拉金斯基先生。

    “啊啊,这里竟然这么冷!真是失算!”此次活动的邀请者如此愤愤地说道,不过很快他话风一转,“不过英雄可绝不会被这点困难打败的!”“是吗?”软绵绵的声音悠悠的说道,“因为一时玩心,将大家邀请在这里,自己却开始抱怨起天气,然后又自欺欺人地说自己足以与严寒抗争?可真是一位出生便有阳光庇护的幼稚小孩。”厚实的围巾遮住了伊万先生的嘴角,不过从他微微上扬的眼睛和充满讽刺的话语足以看出他在嘲笑他,生活在天寒地冻国度的他在嘲笑阳光普照的他。“我可以理解你是在羡慕我优越的地理环境而自己又无可奈何的可悲吗。”蓝色的眸子里挑衅一闪而过,眉尖夸张的上挑突显出他的得意,闪闪发光的金色发丝在此刻也染上一丝讥讽。由于种种原因,这两位国|家先生总是在一些小事上吵得不可开交。相比开朗活泼的美国人与习惯严寒的俄罗斯人,其他人可是冻得手脚发麻——亚瑟先生的围巾已经在脖子上绕了五圈,手套比他的手还要大出两倍;弗朗斯西先生一改往常以浪漫美丽为标准的服饰,换上了一层又一层的棉袄,把他裹得活像个五彩的雪球;路德维希先生不苟言笑的表情也在此刻有所破碎,他怀里的一大团不明生物,哦,原来那不是不明生物而是已经在被窝里深深睡去的费里西安诺。其中最为严重的大概就是本田菊先生了,他的嘴唇已开始微微发白发青,眉毛紧锁,眼神也有少许涣散,时而有风轻轻吹过便可以使他摇摆不定,出门忘带手套的悲剧也在此刻体现,他的手指间已开始发紫——这是重度冻伤的标志,果然生处地热能充足的国|家无法对抗世界的冷极吗?本田菊自嘲的想。

    “嘿各位,”身后一声活力充沛的喊声使大家不约而同地回眸,究竟是哪位国|家还有精力怎么大声说话?是王耀。只见他背着一大堆背包,一只手举着一壶热腾腾的咖啡,咖啡的香气弥漫空中,一缕白烟缓缓上升,另一只手托着一个个叠加在一起的空杯子。“需要喝一杯热咖啡吗?刚刚在休息站泡的。免费提供。”王耀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眉宇间是一片温和,一双褐色的眸子神采奕奕。这样的举动无疑是雪中送炭,时间仿佛停滞了三秒,随后——“王耀你是英雄的救星!”“小耀还没有同意给你咖啡吧,不要自作多情哦,阿尔弗雷德。”“王耀可以给我一杯咖啡吗?绅士需要下午茶。”“哥哥被严寒冻伤的心只有你能拯救了!”。。。。。每个国家纷涌而至,都上前希望得到可以温暖他们的热咖啡,除了一个人——本田菊,他依旧驻足原地,任由风雪侵蚀。

    在本田菊听见王耀免费提供热咖啡的一刹那他是抬起脚准备走向他的,可是不知他想到什么令他浑身一震,这个动作不知为何活生生地被扼制,使他把已经抬起的脚活生生地搬回原位,长长的刘海遮掩了他的表情,只能看见用牙齿咬紧的下唇,手抓住衣服的力道又不经意更深了几分。续而缓缓抬起头,遥望被一群国|家所包围的王耀,眉宇间散发着莫名的悲凉。可惜他并未注意,在王耀为他国倒咖啡的时候,眼睛有意无意地划过与大家格格不入的本田菊,眼眸的褐色渐渐浓郁。

   国|家们得到了温馨的咖啡,也都从王耀身边离开。还有最后一杯。王耀看了看手中的最后一杯,缓缓抬起眼扫视在座的国|家:伊万在和阿尔弗雷德拌嘴,路德维希则在照顾躲在被窝里的费里西安诺,弗朗西斯是时不时与亚瑟交谈几句,不过多数被亚瑟先生无视。最后他的目光停留在本田菊身上,他已经冻得不行了——双眼紧闭,睫毛上闪烁着几点冰灵的雪花,双手已经快握不住衣服,渐渐下滑。在雪中的他仿佛是一个脆弱的树苗,远离人群,只需一点小小的风沙就可以将他连根拔起,可他却任然没有寻求一杯咖啡,任然没有走向王耀。

   王耀的眼神虽停留在本田菊身上,身体却走向了亚瑟。“你好啊,亚瑟。”王耀笑颜盈盈,她的微笑总是带有神奇的亲和力。即使亚瑟很疑惑王耀为何突然找他聊天,但出于绅士的礼节和刚刚热咖啡的款待,他决定接受王耀的聊天邀请:“你好,王耀。谢谢你的咖啡,托你的福我已经恢复不少体力了。”“哎呀,没关系,举手之劳而已。话说回来,咖啡的味道如何?这毕竟是我第一次煮咖啡。”王耀摆了摆手,自顾自地提出下一个问题。“咖啡味道不错,若是浓度再高一下味道或许会更好。”亚瑟微微愣神,思考片刻后,恳切地回复。

    需要再来一杯吗?”王耀晃了晃手中的咖啡杯。

  亚瑟闻言,轻轻皱起眉头,最近他与王耀并无太多政治上的合作或矛盾,再加上两国曾有一些不好的历史,不论从哪个角度说,王耀都不必特意把最后一杯咖啡留给他。亚瑟顿了顿身体,身为国家意识体的他不由得提高警惕。 “谢谢,不。。。。”“不要那么快拒绝嘛,”王耀突然失礼地打断亚瑟的话,弯弯的眼睫下不知有何深意,似是没有注意亚瑟的警戒,他继续说着没有思维的话:“听说西方的咖啡很好喝我可是带了一大盒,其实我们亚洲人有时很倔强,就是不肯向别人露出自己柔弱的一面也不愿意接受别人好心好意的帮助,而且我们亚洲人十分怕冷,所以我才带了一大包保暖的棉衣,如果忘记带的话那就只能活生生的挨冻了啊。”王耀停了停,看见亚瑟脸上恍然大悟的神色和偷偷瞄向本田菊的眼睛,满意地勾起嘴角,“最后一杯咖啡我就送给你了,你想倒掉或是给别人我都无所谓啦。话说回来,亚瑟,你还是脱下手套围巾好好运动一下吧,像我每天早上都会起来打太极。手套围巾这种东西还是给柔弱的女士吧,这才是绅士的作风,不是吗?”不出所料,在王耀说完话后,他得到了一个英式白眼,“好的,谢谢你王耀。”亚瑟接过王耀手中的咖啡,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向那快要被遗忘的角落。

    “你好,本田菊。”本田菊艰难地睁开眼睛,过了片刻才用颤抖的声音回复,“您,您好。。。。亚瑟先。。生。。。”话音未落,就用手痛苦地捂住嘴巴,剧烈的咳嗽,幅度之大似乎要将内脏都咳出来。亚瑟关心似的轻抚他的后背,随后递上一杯咖啡。“都冻成这样了还是一声不吭吗,快把这杯咖啡喝了吧。”“万。。分感谢。。。”本田菊用冻僵的手指轻轻端起温热的咖啡,一饮而尽,终于,他的面容微微缓和,脸上的青白色也有点退去的迹象身体的颤抖也有所停歇。“真的是万分感谢,亚瑟先生!”缓过神的本田菊再一次地鞠躬谢礼。亚瑟闻言,默默地叹了口气:“其实一定要感谢的话,应当向他感谢才对。。。。。”“亚瑟先生您说什么?”“啊,不,没什么。”亚瑟耸了耸肩,还是不要说明比较好,他脱掉厚实的手套和脖子上一层层的围巾,塞进本田菊的怀中,“这些你先用着吧。不要冻伤啊。”不过这也不是我的主意,亚瑟腹诽到。“哎?这。。。亚瑟先生真的是万分感谢。”迟疑了一会,最终还是忍不住指尖的冰冷,收下了亚瑟的手套与围巾。

   亚瑟看了看正在戴手套的本田菊,又看了看正在与阿尔弗雷德和伊万聊得热火朝天的王耀,深深地叹了口气。

   究竟是谁更加倔强呢。

————————————————————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大概就是说阿菊怎么也不肯向阿耀求助,自己又很需要他的帮助。而阿耀怎么也不肯自己主动给阿菊帮助,自己又很希望他不被冻伤。

最后还是通过亚瑟帮助了阿菊。阿耀对亚瑟说的话其实是有深意的,是在暗示亚瑟把最后一杯咖啡和手套围巾给阿菊。

所以说亚瑟先生对于这两个人很是无奈:-D


*对话框的日文翻译为你好!
试着换一种画风,结果依旧渣渣(´°̥̥̥̥̥̥̥̥∀°̥̥̥̥̥̥̥`)